[18岁]我来啦

in 生活杂记 with Views: 478

本文写作于2019-03,发在QQ空间。现在一并收录进博客。


终于要十八岁了,有些惴惴不安,心里的小鹿却也欢欣雀跃地跳了起来。我一直是个不愿长大的人,初中就生发的感慨是——“我想永远停留在小学四年级的年纪”。

但长大还是不可逆转。更可恶的是,长大竟然还有些征兆——最明显的是,从前喜欢看言情小说、青春小说,上次买到了一个在网络上颇有名气、我也很喜欢的小姐姐出的小说集,但有点掩不住的失望;读了十页,就没再看下去。自我安慰道,是读的文字多了,品味阈值提高了;但还是忍不住想,阅读愈趋近严肃文学,是否也意味着长大呢?不可避免地、令人“憎恶"地,阅读口味变了。

笫二个征兆,是知道了自己不是那个什么都可以得到的小女孩了;从窗户缝里悄悄瞄了一眼外面的世界,又知道了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。从前的小红花很容易拿到手,便以为它理所当然,以为自己是世界中心,以为凡事可以轻易成功。之后这个阶段,我叫它“自我认知大发现”。更正确地定位自己,反让我能少一丝浮躁与偏见。当然,我是多么希望不长大——活在粉红色的柔软城堡里。但不论我如何极力避免,就似“觉醒”一般,更懂得了争取和上进的珍贵。从前,多用心一分仿佛就要遭人揶揄;现在知道了,即使用心至极,有些东西依旧够不着——那就有一份光便发一份热吧。

最大的愿望,是做一个坦荡的人。踏实、正直、善良、热情、大胆,归结起来就是最俗的说法,不忘初心、敢闯敢折腾。喜欢的东西,永葆一份热情;未知的领域,怀揣一份敬畏;沉下来思考。

最最幸福的是,身边有亲密无间的粑粑麻麻和超默契的小伙伴们——就是那种不说话、只是一起散步也无比自然的默契,是胡乱顶着裹发巾也敢视频的安逸;还有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值得尊敬的师长,或塑造品性、或帮助学业,受益良多;甚至是读大学之后的课程助教小哥哥小姐姐,都很可爱。

收获了很多温情,也表达了很多爱。从小到大和父母互相表达爱意,一以贯之;还是小屁孩的时候,被推车卖臭豆腐的大叔表扬说“这丫头脑袋上两个小圆角,有灵动样子”;小学时有几个纯洁的小男生好朋友,互送礼物;直着身子看课外书不睡午觉,结果竟然被罚操场跑圈;和臭咸鱼思维组成了“女一成梦”组合;初中值日的缘分认识了阳光的学长,传过有趣的小纸条,现在依旧是好朋友;初三一次物理单元测没写完就收了试卷,难过得吃午饭时眼泪直往碗里掉233;高一疯狂喜欢《太阳的后裔》,校徽上用柳大尉遮自己头像,和Lucky 互称“基哥-乔妹”、“小娇夫-小娇妻”至今;高二被老班找谈话,说我过分活跃,伤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竟然还被帅气的坤哥全程围观现场;英语口语测试后回校晚了,一行十多人被罚站在教室外边,午饭没吃,还停了几节体育课(我们真的没有故意晚回校嘤嘤嘤,只不过一起买了糖油果子,再合了个影),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想喊冤555;高三下晚自习了和BOY、囷囷一起去看狗狗(她叫Money)。最值得念叨的是,有一段时间总打各种小算盘,趁楼层值日去瞄男神,但永远只敢在Lucky 的陪同下远远偷窥,然后和她一起各种“少女畅想”(喂,小娇夫,你可得帮我永远保管秘密啊)。那么长一段日子,他就好像一道光,让我这个跟好朋友都备注全名的钢铁硬核直女,有了九曲十八弯的羞涩仰望——小小的遗憾是,这份仰望,可能也不会再有说出口的机会了,但每当想起,总能勾起笑意,却也渐渐释然……

过去这么多日子,再回想,记起的还是那一帧帧有趣画面,一个个鲜活人影,它们让我感受到,过去的岁月是真实存在过的。我似乎外重视“人”,也喜欢合影,在人际的交流中去感受这世界。

写到这里,忽然想起梁晓声的文字:对于少年,明天似乎漫长而遥远,畅想时空广大无边。所以少年是惯做“明日梦”的季节;青年是充满理想、憧憬或欲望、野心的年龄。十八岁于我,也许就是从少年到青年,从言情到严肃,从轻松到追求,从天真到坦荡,从羞涩到大方,从倾听到表达,从接收到输出,从 light music 到 hip-hop,从 reading& writing 到 coding& dancing……

君子通达,不如朴鲁,曲谨不如疏狂。不怎么相信算命和星座,但非常欣赏白羊座“有野蛮生长的力量”的特质。希望十八岁后的岁月,许我以“逢凉野性,野蛮生长”;情感依旧丰富炽热,笑得足够随意放肆。安心了,无畏了,惶惶变成了勇敢。


写完才发现,还有很多很多浓墨重彩的人和事儿:还有一个女孩,上小学时我们一起放学后去校队打乒乓球,一起买烧饼吃,我总是用儿童机给她打电话;还有一个女孩,那时候有点害羞和胆小,我陪她一起唱歌过音乐考试,去她家里看过小狗狗,她有一手漂亮的粉笔字,替当数学课代表的我在黑板上抄数学题;还有一个男孩,带我入了《龙族》的坑,也一起分享过很多有意思的心路历程;还有一个男孩,以前过生日时送我本子,给我写过一段鼓励的话,在他的提醒下记起原来自己还喜欢酷酷的艾薇儿;还有一个女孩,这么多年都叫我小名,初三分别,她去了长沙,但总在生日时打来电话;还有一个女孩,留很酷的锅盖头,要喊我“我家的猴儿”;还有一个女孩,初三周末总去她家,一起分享了很多书和电影,一起校运会上乒乓双打;还有一个女孩,在高三后期我们总在体育课上一圈圈地绕操场散步,谈了很多很多心,聊了很多很多未来;还有一群寝室伙伴,大学进寝室第一晚,围成一圈玩狼人杀到很晚……

太多了呀,都写不完了。一起分享过的时光,我当然记得;我的心意和态度,其实在平时就跟你们表达了:)

Responses